文艺 / Mar 30,2017



A

晚上八点在太白路吃完饭,出门死活也打不到车。于是在零下一度的寒夜里,我只好打个摩托回学校。

摩托司机是个三十来岁的彪悍爷们,我上了车之后,司机一个蹬腿,加足马力,带着我冲进了大马路。马路那么宽,司机却往最外侧的机动车道奔。一路都行驶在外侧机动车道,誓与路上的公车、轿车争夺一片天地。

身旁时不时有四轮车驶过,司机就在四轮车之间左拐、右拐、加速、横穿。

我怕得要死,双手紧紧拽住车后座的把手。

这种要死的感觉,让我想到了你。


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,你有一架小电摩。差不多大,也差不多快。你用它载着我穿梭在城市大街小巷搜刮美食;飞驰在雨天的清晨接我上学;直奔着向晚的夜幕去往相枕的睡眠。

那时候的你也是这样开车的,双脚一登,猛转油门,笔直地冲向机动车道,用70迈的速度横穿在一辆又一辆四轮车之间。家乡没有雾霾的清新的风,把你吹成特别好看的背头,我就紧张地躲在你背后用力抱着你,时不时骂你几句,一个破电摩就不能好好开在自行车道上吗?你就不能开慢一点吗?前面有红灯你还加速干什么啊?你嘿嘿一笑,又把车开快了些。

我又抱紧了些。


后来我考到了这个雾霾肆虐的城市,你和你的小电摩就从我的生活里抹去了。

每天起床,下楼走两步就是教室,再也没人哈着气暖着手,和他的电摩一起在楼下等我;周末想吃个啥,总是被这城市瘫痪的交通困得发疯,再也没人开着小电摩带我穿行在拥堵的街道;烦闷的时候想去兜个风,走路出门都会被雾霾呛得喉咙疼,再也没人骑着电摩带我在江滨大道上狂奔。

还记得我来到这个城市之前,那个分开的夜晚你抱着我大哭,你说我总是对你很冷漠,你说我总是不在意你的付出,你说你离不开我。你说怕我有了新的生活就放弃了你。说实话我的确有这样设想过。但在异乡的几个月里,我发现我的生活里没了你和你的车,我就快乐不起来了,这是我开始发现自己爱上你的时刻。

渐渐地,我开始每天拿着手机和你对话,开始在明信片上写肉麻的话,开始鼓励你能考来这个城市。你看上去有些开心,你说我变了,变得不再冷漠。也许距离是个好东西,它让我发现我是多么不想离开你。

就这样,我们用手上这个发光的机器将彼此关联了一整年,从我高考到你高考,但最后缘分还是没能让我们走到一起。你留在家乡,我还在这吸着雾霾。

一整年的希望没了,这下去就是漫长的异地恋了吧。那异地恋就异地恋啊,反正我爱你你爱我的,一年这么过来了,两年三年也都不怕。


大学是个有趣的游乐园,我是个不爱玩乐的老小孩,可我知道你不是。

渐渐地,我们的位置发生了互换,我在守望,而你先疯。

“视频么,想看看我的男神了。”

“室友在,不方便。”

“等等一起打屁股吗?”

“和室友在打撸。”

“你怎么回我信息回这么慢?”

“学生会聚餐。”

“不是说好今晚一起打游戏吗?”

“排练完节目,同学说一起吃宵夜。”

“这周末我坐飞机回去找你吧”

“我要开运动会。”


好啊小子,现在敢冷落我了。

我像以前生气时一样把你拉黑了,发短信我当做没看到,打电话我也不接,我们就来比一比谁更冷好了。在我的设想之内,你开始一直打我电话,通过各种渠道找我。而我大部分时间不接电话,即便是接起了也不说话,我就听着你在电话那头着急地要我开口说话,着急地说对不起、再也不会冷落我了。

感受你着急的样子,是我唯一能觉得你还爱我的时刻。

终于,反复了几次,把你惹毛了。你在电话里问候了我全家,控诉了我这心理扭曲的丧心病狂。你说我不把你当人看,爱拉黑就拉黑,给脸不要脸。我透过电话,仿佛能感受你脖子上的青筋暴起,能感受你的唾沫星子溅在了我的脸上。我偷偷的哭了,笑着哭了,因为这一刻我还是觉得你是爱我的。

那一夜我们打了一通118分钟的电话,沉默了很久,之后也聊了很多。你说你还是爱我的,只是把爱放在了心里。我心里一万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你就是在放屁,异地恋每天对话框里10句话不到,电话一周打不到2分钟,这样的爱只要放心中是吗?你说生活里有很多事情要忙碌,但要我相信你是爱我的。

“我不在乎你就代表我不爱你吗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嗯,我还能说什么。


后来我们又坚持了一段时间,然而还是不欢而散。

决定离开的时候你说:“我们从一开始就存在太多矛盾,只是一开始我愿意委曲求全,然而现在我越来越不想这样。我长大成熟了,也想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遇到你之后我一直为你而活,而现在,我想为自己而活。”

其实说的很对,这世界美丽的景色太多,不值得停留在我这枯旧泛黄的一隅。一开始我的若即若离、一开始我的漫不经心,才是风景最耀眼的时刻。说白了就是一开始和你在一起却并没有多喜欢你,反而给你了无限想要得到回馈的渴望,有着一种难以触及的向往。而当我们各奔东西,我开始发觉我已经不习惯没有你的生活,你就开始在我眼里变得耀眼。

于是我开始有着极强的占有欲、发狂的寂寞感、以及极端的对感情的表达。这种对你无限的思念与需求,是我自己都觉得恶心,都不忍面对,都极度厌恶的。我想你也是厌恶的,一个暴戾又粘人的躲在手机里的我,一个参与不了你多彩新生活反而一直干扰你的我,一个变得太依赖你的我。太令人厌恶了。

当一个爱情里的骄傲者变成乞讨者,我想方设法撒泼打滚哭着喊着,想从你的口袋里再得到些什么。我可以很积极,我可以很努力,我可以低声下气,我可以腆着脸,我也可以做你要的改变。我设想过一千种能够让你能像从前一样依赖我的方法,而打碎一切的是你亲口对我承认的,你对我的感情变了。

那再说什么都是徒劳。

权当报应。


我们在一起1179天。

我们在一起39个月。

我们在一起3.25年。


摩托司机载着我飞驰在零下一度的夜里,流光拽着一辆辆车与一段段画面往后走,风凛冽而残酷地抽打在我的脸上,我呲牙颤抖着,紧紧拽着摩托后座的把手。

前面的人是无法抱紧的。



B

和他在一起1149天、38个月、3年零2个月。

他比我大一届,却像一个小弟弟,喜欢发脾气,喜欢无理取闹,但我总会惯着他。所以三年来我没对他发过脾气,总是在他生气后腆着脸去讨好他,安慰他。身边的朋友都问我,你累吗?你这样有什么意思?你这样好没有尊严。但我总会说,不累,你们不懂。我总觉得他是我的一切,我会全心全意地为他去付出。

在高中的第三年,他去外地上大学,他去机场的前一个晚上我止不住地一直哭,到现在他还会拿这件事出来嘲笑我。确实,没有了他的高中生活空虚了许多,但是为了跟随他的步伐,我也就努力学习争取跟他考上同一所大学。我是艺术生,还记得当成校考查成绩的时候几乎所有学校都是不合格,让我和他都揪心得要死。但奇就奇在从没画过色彩头像的我,竟然以一个不错的成绩通过了他所在的学校的校考,之后我就更加努力地学习文化课,希望能考上他的学校。

可最后,高考分数以微小的偏差,使我与他失之交臂。他一整个暑假都在抱怨,我为什么当初不参加那个城市另一所大学的校考,为什么我不再努力一些。我也一头雾水,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做那样的选择,但是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,再怎么后悔也没有用了,于是我们就隔着大半个中国,持续我们的感情。

进入大学,我心想要改变自己,不想再像以前一样,只会玩游戏混日子,其余什么都不会。于是我积极地加入各种部门,开启了一个新的生活,感觉生活充实了很多,于是我便忽略了他。每天只是简单的给他发个早安晚安,就再也没有话题可聊。甚至他找我,我都不会像以前一样很快地回他。

他说他觉得我对他的感情变了,说我不在乎他了。于是他又像往常一样,开始无理取闹,与我吵架,删好友、拉黑、不接电话......我便像往常一样的套路,不断地打电话,发短信,道歉,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…………他好像下定的决心一般,不论我说什么都不为所动,我开始慌了,甚至开始想,如果没有了他,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?我可以忘记他吗?我能忍心放弃他吗?

十天之后,他终于接了我的电话。一段很长的沉默之后,我们敞开心扉聊了一个晚上。一通持续了118分钟的电话,几乎都是我在说话,这是这么久以来,吵架的时候我说得最多的话。我说出了所有我对他的不满,我给他发消息他有时只会冷漠回一个“哦”,不小心说错话就会惹他暴跳如雷,和他开玩笑他只会冷冷地说“你这样我很讨厌”,一生气就会把我拉黑......并且我希望我的大学能有新的开始,我有我要忙碌的时候,不能总是陪着他。而他说,他一个人在外地,总是感觉孤独,希望我能经常陪他聊聊天,和他分享每天发生的事。

我们言和,彼此尽力做到让对方感到舒服的相处方式,去维护这段感情。我尽量多陪他聊天,他尽量学会改变自己的坏脾气。

可事实是无论怎样联系,那种无限的空虚感是永远无法消去的。


文/欧选

非专业写作爱好者,个人公众号「叽不正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