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 / Apr 9,2017

据外交学院的同学说,北航的食堂物美价廉。

每到饭点的时候,总有外交的学生过来蹭饭。只要远远地晃一下他们学校的校园卡,就可以从东门进来,人流量大的时候,地铁卡也有同样的效果。

进了东门,右手边有一个巨大的飞机模型,从那个方向走过去,经过装修大气的工商银行、货物齐全的超市,就是食堂了。

从食堂出来,满眼都是绿意。如果还有多余的闲情逸致,大可欣赏下北航的花花草草。可是花草哪里都有,北航的草不见得比外交更绿。不过既然已经来了,也不能吃完就走,总要比比两个学校男生的颜值高低。

外交与北航只隔了一条马路,实在方便。可惜,我并不是外交的学生。

今天是2017年4月4号,在此之前,我只在北航的三楼食堂吃过一次。一碗12块的番茄牛腩面,量大,但除了番茄的酸味之外,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。可见外交的食堂是多么地不堪忍受。

我没有吃过北航三楼的香锅,不过吕晨对中财的香锅赞不绝口,这倒是情理之中。我带他来中财吃了两次,他就养成了每周末都要过来蹭饭的习惯。

沙茶味,鸡胸肉,还要加两袋方便面,每人二两饭,少不了他喜欢吃的各种蔬菜。

饱了,还要嚷嚷着喝奶茶。中财的奶茶很贵,一杯就是一顿饭。不过量大,一杯就够我们俩人喝。

饭后,他在桌子上捣鼓笔记本,我枕着他的大腿,为吃到缺氧的大脑补充氧气。

我们竟然把中财食堂这样恶劣的环境当成谈恋爱的场所,有时候想想还蛮好笑。


在中财的图书馆和食堂之间,有一块告示板。

不知哪一天,文记忆在上面看到了一个“北航中财一周恋爱”的活动。那个周末,我被她拉去和北航的男生见面。地点选在离中财很近的一个巫山烤鱼,作为一位合格的gay蜜,我身先士卒,留她站在餐馆外面。

如果对方是她的菜,就微信叫她进来。如果对方很糟糕,就说她一会就到,我呢,想办法自己溜走。

我那天穿着印有小狗的白短袖,一条宽松的灰色长裤,红黑色的运动鞋。这些都是吕晨后来跟我说的,我没那么好的记性。

我到了约定好的位置,就看到吕晨在那翻菜单。他看到我进来,不经意地挑了一下眉头。

“姐姐,快来,你赚大发了。”

我微信刚发过去,文就进来了。她看了吕晨一眼,与我相视一笑,我就默契地出了餐馆。

那时的我刚刚经历了军训的洗礼,习惯了热辣的太阳,在一阵阵微风的吹拂下,感觉心里痒痒的。可心痒,是不能挠的。

我站在那两个垃圾桶前面戴着耳机听音乐,准备过马路。

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很轻,但足够把我从自己的小世界里拉出来。

“嘿,听什么呢。”那是吕晨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他说这话的语气,暖暖的,没太阳那么热,却有足够的温度。

我当时愣在那里,嘴巴微张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最后不知怎的,笑了出来。他看我笑,也跟着笑了起来,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。

“Rihanna,你听过吗?”

“噢噢,是欧美的吧。”

我住在东区,过了马路,还要走一个天桥。红绿灯刚亮,他就和我一路尬聊,两个人都蠢得不可思议。

他说他是陪他哥们过来的,那个男生刚刚在上厕所。他说他向往中财的图书馆已久,本想让文带他们两个进去看看,而我正好跟了过来,就不如让他哥们和文快活着,由我带他去图书馆参观一下。

那个下午,我带他去图书馆看书,又大方地请他吃了香锅。

他是直男,晚上分开的时候,我在心里很确定地告诉自己,他是直男。

他不听欧音,分开时也没有加我微信。

“那个吕晨,他是直的弯的?”晚上,文微信问我。

“绝逼是直的,gay圈不产这种类型,我的gay达都没响。”

“我咋觉得是弯的,不仅问我你叫啥,还问我你微信多少。”

“...错觉,肯定是错觉。”

第二天早上,他真加了我微信,不过一句话也没和我说。最让我不能忍的是,这货朋友圈屏蔽了我,我当然也不甘示弱的屏蔽了他。

文对吕晨的那个哥们没什么感觉,不过在那之后,她总是和我念叨吕晨。

“你有没有觉得他长得很像张震?”

“演春光乍泄那个?是有点。”怪不得觉得他眼熟,除了下巴比张震窄一点,实在是很像。

大概一个月之后,在某个周末,文拉我去北航玩耍,她叫上了吕晨的哥们当导游。

那是我第一次去北航,心里满是对北航帅气男孩子的期待。那个叫黄轩周的小哥,从网球场的栅栏那边,递给我和文两张北航的校园卡。

我手里的那张校园卡,是吕晨的。上面印着他青涩的证件照,怎么说,有被小小地惊艳到。

从东门进去后,就看到吕晨站在一棵树下,笔挺着身子。纯黑的九分裤,蓝黑色的衬衫,我看向他的时候,正看到他冲我傻笑。

文让黄带她去找厕所,并留给我一个“姐只能帮你到这里了”的眼神。我和吕晨,面面相觑,好不尴尬。

那天天气很好,没有雾霾没有大风的沙河,温柔又可爱。

吕晨冲我尴尬地笑笑,决定带我从宿舍逛起,给了我充分地比较buaa和cufe的机会。

北航只有四个宿舍楼,他住在四号楼的六楼。他没有带我去他寝室的打算,因为电梯平时是不开放的,我表示深深的同情。

北航的宿舍楼,真是开了我的眼界。设计如迷宫般复杂,而一楼又有四五个隔间作为自习室,有打扑克牌的男生,也有依偎在一起打王者荣耀的男女。

我在走廊里捡到了一块钱,不禁喜形于色,不知不觉中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。

北航的教学楼都是连在一起的,除了被当作图书馆的二号楼以外,全都是连通的。从三号楼进去,就能从五号楼出来。楼那边,是南湖。

吕晨笑称这不过是个小水沟,晚上总有情侣过来约会。

我看到这湖,却几乎要痛哭流涕。如果这也算是小水沟,那中财可真是一片荒漠了。湖边格外地凉爽,偶尔还能看到几只鱼游来游去。

正对着东门那块,是一块开阔的广场。广场中间有个类似大钟的建筑,于是就叫大钟广场。在中财,你很难找到这样一块开阔的地方。

我和他背靠着背,坐在树下的一个长凳上休息。

北航真是个奇怪的学校,除了外观宏伟闲人免进的国家实验室,被社团胡乱涂鸦的井盖,“涉密不上网,上网不涉密”的校园网登录界面,还有那该死的td线。

篮球场旁边,有个体育锻炼走廊,他们管这叫td线。

他问我,要不要进去试一下。我帮他打了卡,就开始了一段奇妙旅程。他从走廊外面和我同进退,笑着看我表演。

如果你玩过超级马里奥,大概就是那个感觉。我不禁为北航的女生鸣不平,这得撕裂多少条裙子啊!

那一下午,我只在北航看到了6个女生。不过在有中财的地超四倍大的超市中,我被无数条女款泳衣和姨妈巾深深地震撼到了。

离开时,他送我到外面的十字路口。我走了好远,回过头来,看到他还站在那里。



再次见到他,是在2017年的1月13号。那天早晨,在考完政治经济学后,我的寒假正式开始了。

他在微信上和我说,要去城里玩,问我愿不愿意陪同。我和他,在那次北航之行之后,偶尔还会在微信上聊两句,算是半生不熟的朋友。文总跟我说,感觉吕晨是对我有意思的,让我主动点,也许就成了。

我跟她说,吕晨很好,不过单身也不错。何况我还是觉得他是直男,直男嘛,碰不得,这是多少血与泪的教训。

他在地铁站等着我,我看他穿着一件红色的羽绒服,和这天气一样清爽。他的头发后面有一撮毛竖了起来,不知道是不是在cos亚瑟王。从沙河高教园到西二旗,再到西直门,我一路把玩他头上的那撮呆毛,据他说,这是睡觉的时候压的。

为了应对逃了一学期的政治经济学,我昨夜通宵恶补,一宿没睡。在地铁上,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。等我被他叫醒时,脑袋正靠在他肩上,已经到站了。他拉着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我,出了地铁站。外面很冷,但他的手很暖。

我们去了北京交通,他有个高中同学在北交读书。那个叫冯敏的女生,见到我之后,就冲我俩暧昧地笑。我看着略显羞涩的吕晨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我俩都对北交的食堂赞不绝口,干炒牛河,鸡肉卷,简直像是餐厅,不知甩中财和北航多少条街。而且这种大学校,大都有不止一个食堂,反观可怜的我们,全校人都在一个小食堂里挤来挤去。

干炒牛河是他点的,我点了热干面。可我总觉得他的更好吃,就很不客气地不断从他的碗里夹肉吃。

我总是会被一些小事感动,比如吃他吃不下去的鸡肉卷,比如挑他干炒牛河里的肉。后来冯敏跟我说,其实她也是强撑着才吃完,早就被狗粮喂饱了。

北交很大,不过好像没有北大那么大。除了那个据说颇有来历的火车头之外,我什么都没记住。

从北交出来之后,我们三个又去了中财本部。我用一张校园卡带他们两个人进了学校。认真地感受了一下本部恶劣的生存环境,顿时觉得大洼村也挺好的。一想到三年后我就要搬到这里,就忍不住要跟吕晨哭诉一番。他大三的时候,应该就会搬去北航本部了,北航本部在哪呢,会不会离沙河很远?

以前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,大意是“在沙河高教园就读是怎样的体验”。

有两个抖机灵的回答很有趣,“我是来自城市的孩子,在经历过高考的磨练后,终于考到了农村!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”

“在沙河高教园读书挺好的啊,去北京可方便了。”

与文记忆去中关村的那次,我才感觉自己真正看到了北京。那些高楼大厦,灯红酒绿,和我幻想中的北京城没什么两样。而沙河,在这里相依为命的中财、北航、外交、政法、石油、北邮的那些学生,除了共享一片比城里略微清新些的空气以外,只剩下百无聊赖。

我们三个,又回到西直门逛商场。三个穷学生,什么都没买,看啥啥都贵。最后,在虾吃虾涮吃了晚饭,那是我来北京后第一次吃火锅,过足了嘴瘾。

吃完了饭,就与冯敏分开了。只剩我和吕晨两个人压马路,聊些有的没的。

他一路牵着我的手,我也没法骗自己他是直男。在地铁上,我又靠着他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就和我说他回老家了。他是江苏人,能回到温暖的南方去,大概可以摆脱严冬,舒舒服服地过年。

我16号才回哈尔滨,临行前着了凉,在车上,高烧不退。买不到卧铺的我坐在硬邦邦的座位上,体验了一把生不如死的感觉。

我实在是没忍住,在微信上与他说:“好冷,好难受。”

他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叫我多喝热水。

他也算是舍命陪君子,从晚上九点聊到凌晨四点,七点钟的时候又问我安全到站了没,实在辛苦。

我抱着试探的心态,和他说,如果这时候有个对象能够靠着睡觉就好了。良久,没有回应。我以为自己吓到了他,自责不已。

直到我烧的不省人事,昏昏欲睡之时,他才回了消息。

“明年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家了。”




那个寒假,我几乎天天找他聊天。也是在那时,不知不觉确立了关系。

我是2月18号早上到的北京,隔天就要报道。他也是闲得厉害,明明是27号开学,竟然18号下午就来了,没有提前通知,就叫我去火车站接他。

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。

为了省钱,他让我别出地铁站。我看他拎着行李,快步走来,正打算伸手去接,没想到他就吻了过来。

很甜,很热,比北京的温度热得多。在他的嘴唇靠过来的那一瞬间,大概产生了从哈尔滨到北京的温差。

我倒是很佩服他,能够每天骑小黄车过来,陪我上课。除了每周一的大学英语交流,他没有落过一节,即使是社会保障这样的小班课。

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每天6点半起床,穿衣打扮吃饭,从北航骑到中财,又要给我排队买早餐,在我到教室之前把位置占好。

每当文记忆在高数课上看到吕晨的身影,都要跟我感叹一句,爱情的力量真是可怕。

如果没有吕晨,我可能不会刷牙洗脸,每天七点四十起床,也能赶上八点的高数课。不知不觉中,他竟然也带动了我的早起。

那一周的生活,真是腐败。沉浸在酸臭的爱情中,12点下课前有人为你提前占座打饭,不会做的数学题也有北航的学霸辅导,动不动就在学校里亲来亲去。

有时候我被亲急眼了,还要酸软地挣扎着质问他:“你想干啥啊,这么多人看着呐!”

“怕啥,我又不是中财的。”我上学期倒是没发现,他笑起来,竟有些痞气。

于是每天晚上,都要在操场的草坪中间看星星看月亮看乌云,不到11点关门,绝对不让我回去。分开之前,还要把校园卡给他,以便明天进学校买早餐。


他开学后,就没办法见得那样频繁了。只能每周末出去玩,或者他来图书馆陪我自习。我也想在图书馆做有素质的情侣,可他总是趁我不注意就亲过来,我也没辙,只能每次刷卡选座时专挑最偏僻的角落,尽量不让其他同学闻到发酵的荷尔蒙。

3月20号,晚上10点,他发微信过来,让我去地铁站找他。

我一直对于他的喜好感到难以理解,但是在他带我去国家大剧院看了一场歌剧表演后,我再次对他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。

我全程靠在他的肩膀上睡觉,一直折腾到凌晨一点,我俩才住进了酒店。

那是我第一次与他赤裸相对,在浴室里一起洗澡。当然,我与他都有裸睡的习惯。

第二天上午的课,全翘了,他说这是谈恋爱的代价。

清明是开学后的第一个假期,他计划了好久。

北航放假比中财要早。上周六下午,我冒着被辅导员点名的风险翘掉了民法,剪了个头发,就迫不及待地去北航找他。

景山公园的日落,多少与其他地方不一样,也算是不虚此行。

夕阳下的吕晨,看起来和平时也没什么不一样,就是更加柔和一点,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。

前天,是三天假的第一天,差点把脚走断。

中国现代文学馆不让进,白跑一趟。

玉渊潭人太多,除了花和吕晨,没什么好看的。不过想看花和吕晨,也不一定要去玉渊潭。

持学生证只要七块五的动物园,味道浓成那样,竟也没看到几只动物。海洋馆呢,门票太贵了,转了转,也就出来了。

后海的酒吧不错,不过他只听纯音乐,我只听欧音,对那里的表演也没有什么兴趣。

恭亲王府是看甄嬛传的好地方,很有感觉。

南锣鼓巷实在太挤,他扯着我的手,生怕我走丢。里面的小吃都太贵,最后沦落到在嘉和一品喝粥。

挤了一天地铁,晚上回沙河的时候,觉得自己实在太幸福。

室友全部出去了,我和他,挤在我那张小床上,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。

他一本正经地说地方太小,要求我脱掉衣服裸睡,节省空间。我没有理他,倒头就睡。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,身上什么都没穿。

在鸟巢和水立方中间,有一片大广场。上学期,一个阿姨和我说,每当有不开心的事情就来这个广场,因为太开阔了,心里的烦恼都变得很小,也就舒服了。

昨晚,我带吕晨去了那个广场,用一夜的时间,走走停停,最终也没有走到尽头。

与上学期不一样,我现在也没有什么烦恼的事。不过我那时就在心里想过,如果哪天谈了男朋友,一定要带他来这个广场,在这样开阔的地方接吻拥抱,一起走一段没有尽头的路,庆祝我们的伟大友谊。



我与他,都是第一次恋爱,最大的问题是钱,总要想办法解决。

吕晨真的是gay圈少有的类型,赚大发的应该是我。这样一个从外到内都直得不行的男生,是那种我高中时代会暗恋的类型吧。

仔细想想,也谈了快2个月了,有些东西,写出来更清晰明了。

此刻的他,躺在我的床上,夹着被子,睡得正香。恶作剧地拍下他的睡姿,明早起来给他看,估计又免不了一场恶斗。

这样看来,我没考上北大也没有那么大的遗憾。沙河的星空与五道口一般亮,我环着他的腰,还可以美美地睡一觉。

我盯着电脑屏幕,久久敲不出结尾。思来想去,还是这句话兼具俏皮与深情。

吕晨哟,我是真的爱你爱得不轻。


文/星南